Cosplay中国-中国cosplay第一门户
COSPLAY中国QQ群1:33374145
推荐: 幻镜诺德琳 定 侠岚俠岚第6季 站内搜索
搜 索
 COSPLAY团  cosplay  火影  狐狸MM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COS学堂 STUDIO
当前位置:首页 > 学堂 > 基础知识 > 文章详情

关於同人志的杂学知识

作者:admin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09-10-12 21:12阅读:
▼日本史上第一本同人志
   目前被认定为日本史上第一本同人志的刊物,是「砚友社」所出版的文学创作志《我乐多(????)文库》。文学会「砚友社」成立於1885年(明治十八年),是由在之後留下《伽罗枕》、《金色夜叉》等名着的日本近代文学写实主义派大家尾崎红叶,与山田美妙、石桥思案等六人所共同组成,为日本第一个文学结社,同时也是日本第一个史上留名的同人团体。而这砚友社所定期发行的我乐多文库,目的则是希望能藉由这样的会刊发行,来让成员互相切磋琢磨文笔,以求在文学界能有更高的表现。砚友社成立当时,成员都尚不是成名的职业小说家,像尾崎红叶当时才年仅十八,充其量只是有志於文学创作的「小说家预备军」;从成立当时的成员之年龄与经历来看,其实比较像是个充满活力的大学社团。而砚友社这利用定期发行的文艺杂志亦或是会志来以文会友、磨练笔力拓展见闻的模式,也随之奠定了近代日本文学独特的文坛形成文化。

  ▼日本史上第一本漫画同人志
   而日本最初的漫画同人志,就漫画˙讽刺画史研究家清水勳注1的研究指出,应该是在1916年(大正五年),由叱吒大正时期,既是画家亦是日本漫画巨匠冈本一平与其发起组成之漫画同志结社,「东京漫画会」的同人们所一同发行的《???》注2。由於受到明治末年,日本政府严厉打压社会主义、反政府言论所发生之「大逆事件」注3影响,失去批判与讽刺精神的大正初年漫画业界,在杂志的纷纷休刊後更是充满着一种闭塞感。而盼望给这样的文化低潮注入一股新的动力,冈本一平便於大正四年(1915 年)向各大报社号召漫画家有志,结成「东京漫画会(後改称日本漫画会)」,以追求漫画在讽喻外之新的表现,和漫画创作者的地位提升为目的,展开了各式创作与交流活动;这也是日本史上的第一个漫画家团体。而在如此的缘起下,这由东京漫画会所发行的《???》,便洋溢着挑战时代的实验精神;学习德法等欧洲漫画里以简单线条、夸张化之表现手法,揉合日本既有的表现风格,意图地追求是为美术作品的讽刺画表现,以及冈本自己着手撰写的映画小说等等的尝试,直接间接地对於整个漫画以致艺文创作圈造成了影响。之後也随着政局与社会状况的转向与改变,大正中期以後漫画表现得以再创高峰,而这些历经了《???》琢磨的东京漫画会成员们,更是都在这样的新纪元里占有一席之地。

  ▼台湾战後史上第一本艺文同人志(由漫画同人集团主编)
   台湾最早的漫画同人结社,便该是指由叶宏甲、陈家鹏、王花、洪晁明与林何世,在1940年於新竹组成的「新高漫画集团」。结成当时皆为高中生的五人,积极地发表创作之下,在新竹地区的艺文界得小有名气,叶宏甲甚至还前往日本深造;但由於之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使得他们的活动也随之停止。直到 1945年八月,战争宣布结束,新高漫画集团同人叶宏甲、陈家鹏、王花、洪晁明四人,便随即响应当时开国语补习班的黄泽祖号召,共同为台湾战後第一本杂志《新新》(1945~1947)催生;由当时有志每人缴交千元作为发行资本,而从采访写稿画图收稿到招广告,乃至编辑校对至投寄,则皆由叶等四人一手包办。《新新》月刊前後总共刊行了八期(但因四五期为合刊,故实质上只出版了七本),每期的发行量约为五至六千份;起初是以新竹为中心发行,於第六期起则转移至台北。

   同人杂志的发行只是一个求精求变、挑战实验的过程,不是目的。撇开不值一谈的那些误把角色扮演当同人志乱扣帽子乱跟风,近年来不管台湾也好日本也罢的漫画同人们,似乎都已渐渐失去这样的意识…日本还好,属於他们自个儿的漫画文化、商业型态早在十几年前就已具体形成,该烦心的是别的问题;可是台湾…亲爱的兄弟姊妹同胞们啊!同人魂并不是只有展现你对妹妹们的爱、哥哥们的情,美美的图跟「已售完」的牌子…精神!「魂」的英文是「Spirit」,追求云端上的未知所需要的猛烈冒险精神啊!

  ※注1
  日本着名漫画史研究家,专门是明治与大正年间的美术与讽刺画(漫画)史,以及同样是活跃於战前日本的法国画家 Georges Ferdinand Bigot 研究;可说是战前漫画史学研究的第一人,关连着书达六十余册(2003 年现在)。现在除了是日本漫画资料馆馆长,亦於帝京平成大学与文京女子短大教授日本漫画史。其代表作《漫画?历史》(岩波新书,1991 年初版)更是近年许多漫画研究书籍的主要参考书…不过好像已经绝版,想要只能走旧书店了(我的就是旧书店挖来的)。

  ※注2
  明治年间,在日法国画家 Georges Ferdinand Bigot 也曾发行过名为《TOBAE》(发音同「???」)的杂志,与《???》同是取当时对於讽喻漫画的主流称呼「鸟羽绘」之发音而来。而东京漫画会所发行的《???》虽与其没有任何关系,但因为同名所以不时在某些年表之上会见到把两者混为一谈的笔误。Bigot 的《 TOBAE 》发行甚早,第一次发行是在明治十七年(1884 年),不过只发了一本就无疾而终了。第二次则是在法国大使馆与在日法国人的协力下重新於明治二十年(1887 年)发行,以隔周刊的形式持续了三年,想定的主要阅读对象则是在日的外国人与在报社担任执笔工作的日本记者。虽然售价颇高,但是《TOBAE》里对於当时日本的描画纪录,不只是在现今成为明治时代日本生活研究的重要史料,在当时Bigot所展现的批判精神,也着实影响了当时的新闻工作者与同样是在报社工作的时事漫画家。

  ※注3
  「大逆事件」又可拆解为「明科事件」与「幸德事件」。「明科事件」是指发生在明治四十三年(1910 年)五月,机械工人宫下太吉四名等激进派的社会主义者被依「爆发物取缔罚则违反」罪名遭到逮捕的事件,并被指称意图谋杀天皇谋反。而又以宫下的社会主义思想,乃是来自当时为新闻记者,也是着名的社会主义论者的幸德秋水所影响为由,以教唆谋反、企图颠覆皇权等罪名逮捕了幸德等当时提倡社会主义的识者共二十二人,加上明科事件的四人共有二十六人遭到逮捕,并在隔年在没有充分证据之下,将其中包括幸德秋水等二十四人於短期内迅速地处以死刑;是为「幸德事件」。整个「大逆事件」其实是当时日本政府对於社会主义运动出自故意的打压,藉以捏造莫须有的谋反罪名,大举逮捕清除鼓吹反政府思想的社会主义论者的行动;此举使得世间媒体开始恐惧批判政府,相关传媒工作者皆为保命,而纷纷收起了对於时事或政府施政的讽刺,而形成了明治末年大正初年大众文化界的所谓「冬之时代」。

相关阅读: